病与娇

“世界最好背叛你,这样你才只有我。”

病娇如此想到。

在遇上那个人之前,病娇和其他人一样,是个正常的普通人。

那个人很受欢迎,像个小太阳。

病娇用了手段,让那些人都慢慢远离了他,紧接着病娇趁虚而入。

病娇越来越孤僻,因为他只觉得那个人重要,其他人无所谓,所以他的亲人朋友也和他疏离了。

后来病娇不爱那个人了。他想离开他。

那个人阳光灿烂地说:“离开我,你还能去哪呢?”

“这个世界,还有你的容身之处吗?”

2018-10-02

本号已死

2018-07-27

轰出丨春よ来い,下

明天就要中考了,今天把这篇文发完,也是了结一个心事,希望明天能考好。

虽说要去找那个名叫绿谷的人,却根本毫无头绪。

中村去问村长,却只得到村长否定的

回答。

“现在这个村子里没有姓绿谷的人。”他顿了顿,“十几年前倒是有一家,但是他们都在海啸中落难了。”

中村失望的想要回去。

“等等!”村长问,“绿谷是轰君的朋友吧,为什么不直接去问轰君呢?”

中村:“我也问过,但是他什么都没告诉我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村长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,又过了一会,他像是想到了什么,“不如去轰君的家里看看吧,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之类的,比如说信件之类的。”

“是啊。”他面露欣喜,不一会又有些为难,“可是...

2018-06-20

轰出丨春よ 来い,上

这篇文虽然早在去年就写完了,但由于我实在是懒,到了现在才把全文发出来……不过期间也断断续续地发过,这篇就是已经发出过的文的总集了。
全文很长,总共万字以上。

01一08

轰焦冻拖着行李,站在庭院的门口,叹了口气。

没想到还会回到这里,他想。

上一次来这个小村子,是十几年前的事了。

不知道他还在不在,如此想着,轰焦冻踏进屋里,被满屋的灰尘呛得咳咳直叫。

“因为很久没有人住了。”一直在前面带路的森村长说,“所以有很多灰尘,请见谅啊。”

轰焦冻点点头,表示理解。

“一个人收拾很辛苦的吧,”村长用手擦擦桌上的灰尘,“我来帮忙吧?”

轰焦冻摇摇头:“我自己来就可以了。”

“一个人应付不...

2018-06-20

轰出|短打

年操,abo,孕久,伪父子
by北放

面前的少年的脸色沉了下来,眼圈却红了。
“你把我当什么,你的养子,学生,还是爱人?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?我把心给你,恨不得把它从胸膛里掏出来给,让你看看,看看那上面写的是谁的名字,这样你才能相信我爱你,对吗?你不信我,你为什么不信我一次,就因为我比你小十岁?所以你不信我爱你?”
“那天我弄的你不舒服吗,你不想在来一次吗?那天你哭着,求我,让我再来一次。我做了,我弄的你不舒服了吗?你看着我,好好看着我。是我,是我,是我一直在你身边,不是别人,不是别的男人。我可以一直在你身边,我比你小十岁,所以我可以一直在你身边,比你晚死,我才是那个可以一直爱你的人。”
“现在你怀...

2018-04-30

轰出丨所以不要随便说喜欢啊!

*绿谷普通人设定,消防员久&英雄轰
*含论坛体要素,可能会有后续(看情况
*是甜点(?)
by北放

正文:

01

十分前,绿谷所在的警所接到一通报警电话,说是在雄英的附近发生了火灾。当他们急急忙忙赶到的时候,着火的房子早已经被冰冻起来,凝结出的冰晶在阳光下闪闪发光。

“不愧是焦冻英雄啊!”被从火灾里救出的人感叹。

有着红白异色发的男人被人团团围住,看起来十分的受欢迎。

焦冻英雄是最近大火的英雄,无论是个性,长相或者身世都十分耀眼。

他也是绿谷在论坛上连载的英雄长期分析贴里,最近重点分析的对象。

02

【今天又见到焦冻英雄了!】

1L allmight

如题。今天又在工作...

2018-04-21

安雷丨蒸汽都市

短篇,7k+完结

by北放

雷狮大概是这个城市里活的最久的人了。

生活在他们这个城市里的人,不,或许应该称他们为——“蒸汽”。他们只是单单具有人的相貌而已。

正如其名,他们就是由蒸汽构成的。他们不会生病,不用吃东西,不用睡觉,不会变老,却可以生长,然后样貌会一直停留在二十岁。无人知晓他们为何存在,他们正如这片大陆上其它稀奇古怪的生物一样充满谜团。

他们身上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,但有两点是可以肯定的:一,他们具有如人一般的意识。二,他们会死亡。

与人不同,他们的死亡十分随意,可能上一秒他刚诞生,下一秒他就会死去,化成水汽飘向空中。

他们将死亡称之为“回归”。

雷狮也是这些蒸汽中的一...

2018-02-22

紫堂幻中心丨你是紫堂幻

预警:大量私设。

我是紫堂幻。

十五年前我诞生,正如我不是一开始就戴上眼镜的,我也不是一开始就被人叫做废材的。

在我小时候,那时,我的父亲还会牵住我的手,带着我巡视他的星球。

“你看好,这些地方,以后就是你的。”他说。

“为什么?”我问,“为什么不能是别人的。”

“因为你是我的儿子。”他说,嘴角带上了些许微笑。在我五岁前的记忆里,这笑容一直都是和蔼的,而在五岁后,这笑容平白的带上了讽刺。

说来奇怪,我对五岁之前的事情都知之甚少,或者记得模模糊糊,只有这个微笑在我脑中异常清晰。

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:“那我现在就不能拥有这些地方吗?”

“还不能。”他说,“你还小。”

“那我长大...

2018-01-16

© 北方 | Powered by LOFTER